别君去兮何时还

我要毕业了。

从这个学期还没开始,我就因这件事的逼近而惶惶不可终日。我从未对毕业有过如此惶恐的感觉。

当几个月前我只身一人前往南方陌生城市实习时,这种惶恐感便愈演愈烈了。

出发当天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破旧的夹层候车室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唯独没有像我一样的年轻人。他们拖着行李麻袋,各自说着晦涩的家乡话,眼神疲劳而戒备。我开始感到不安,我不知道铁路的另一头那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等着我的会有什么,或者没有什么。

开始检票时,人群涌向检票口,检票员很敷衍,我努力从对侧口袋拿出车票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并不理会。人群推着我向前走,我很快融入了他们之中。久违的茫然若失感涌上心头。

我在读高中时放假的夜晚常常有这种感觉。高中住宿,半月回家一次,有时贪玩打球到天黑才离开校园。当我走出校门,住在附近的同学纷纷归家,欢声笑语顷刻消失,清冷和孤寂迅速将我包围。我看着车水马龙,灯光霓彩的城市,不知道还能不能搭上归家的末班车——那时的我总有一种感觉:出了学校的大门我便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了——这个我上了五六年学的城市其实从未真正感受到过我的存在……

火车的汽笛声将我从那些清冷的夜晚扯回,我才发现,原来那种孤单无依的感觉从未从我的心底消散,它一直潜伏在那里,在许多年后当我以为自己已经百炼成钢时突施冷箭,令我猝不及防、踉跄中伤,却又给我种老友重逢的欣慰。

就这样,我陷入对寂冷往事的回忆中踏上了人生中第一次驶往南方的火车。

在南方的第一个晚上,我并没有感受到“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的自在惬意,相反辛弃疾“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的词句在我脑海里久久徘徊,挥之不去。同样二十出头的年纪,同样是齐鲁子弟,同样的“江南游子”,让我不得不想起辛弃疾,想起他“看试手,补天裂”的英雄气概,也想起他“无人会,登临意”的落寞孤寂。

同为弱冠年,离乡入江南。

未有家国恨,何故戚戚然?

突然只身奔赴千里之外,从简单宁静的校园进入热烈喧嚣的城市,今后的路当如何走?我终究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没有任何答案。

几经折腾,租到了一间公寓里的小单间,置办好起居用品,终能于偌大城市中得一隅安静和舒适,也算是一些慰藉和安定吧。

但就在刚得一些安定感的晚上,一切收拾妥当,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我不小心把自己锁在了房门外,手机行李钱包证件外套全在房间内,房门的密码我还没来得及重置,如果不能联系到中介我是进不去了。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牛仔裤暗自庆幸——幸亏我还穿着裤子。于是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出了门,当我终于赶到中介门面时,他们早已经下班打烊了。在杭州湿冷的冬天里,我再次驻足在灯光霓彩的城市街头,为回家而忧虑。不一样的是,这次我连一件能御寒的外套都没有……

当我端着一纸杯热水,披着旅店老板的外套,打着颤向旅店老板娘讲述我的遭遇时,老板娘和店里两个清洁工笑得竟然比我抖得还厉害。我趁着身体还在打颤赶紧跟着笑了起来——那个深夜里,要不是他们帮了我,我大概只能在收容所度过一晚了。

在杭州实习的那几个月,我感受到许多从前从未留意的东西。其中最多的便是对家乡,对家人的眷恋。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一切都要格外小心,一切都会颇费周折。流感发高烧自己去医院排五个小时的队,晚上顶着灼烫的嗓子不停的起床烧开水;食物中毒两眼金星也要自己搜索附近的医院下楼叫车。

我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也是一个乐意独处的人,但当下班后,从完全没有个体意识的紧张集体工作突然进入完全自我的状态,那种感觉正如几年前那些朋友们顷刻散去后的夜晚。而如今,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一周、一个月甚至更久都不会被打破。在这些完全独处的长久时间里,你被迫不停地观察自己,审视自己,任凭一些感触在心中郁郁累积,不得消遣。此时你会想念那些和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看电视的场景;想念和街邻坐在家乡傍晚的路旁吹着晚风,看星空的时光。在这些光景里,即便不说话你也能感受到那来自人与人之间温暖的默契在彼此销蚀着苦难生活中的郁结。

当有过孤身一人奔赴一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的生活经历后,我才渐渐发现原来人的一生一直都是一场孤单的旅行。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轨迹,过去和你并肩过的人不会出现在你的未来,未来遇到的人又无法了解你的过去。终其一生,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忠实的旅伴。

然而人总要向前走,无论是踌躇满志的积极前行,还是不知不觉的随波逐流,甚至是并不情愿的被推着向前。在这过程中总要失去些东西,也总会收获点东西,这是自然而然,无需纠缠的。回顾大学这几年,我着实前进了很多,多到以至于我回忆起几年前的自己都有些氤氲不清而难以在记忆里捉摸了。在这途中经历了生离,也经历了死别;经历了初识,也经历了重逢;痛苦和快乐参杂着,越来越多的是平淡和释然。

这一路走来,难免有极不情愿的被推着走的时候,难免有被迫丢掉的东西,但终归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选择了坚韧便丢失了一些勇气,选择了沉稳便放弃了一些机会,选择了简单就少了一些快乐,选择了收敛就少了一些光芒,选择了孤独就少了一些温暖。

来不及停留,下一站便赫然眼前——毕业如期而至,纵使我曾惶恐不安,曾依依不舍,曾怅惘反侧。我终究要告别我的学生时代,告别轻松自在的岁月,告别单纯赤诚的自己。

既别君兮不思还。